尊龙d88首页

新闻中心 NEWS

当前位置: > 人生就是博尊龙d88 >
“孤独美男”尊龙:无父无母混血脸认大树为家人70岁孑然一身
日期:2022-08-31 20:28 人气:
奥斯卡首位华人颁奖嘉宾、金球奖两次提名、奥斯卡评委、金马奖特别奖得主,全球最美50人之一 这些,都是你所不熟悉的一个名演员的人生头衔,他在演艺圈非常出名,却在内地观众圈相当透明。 尊龙最出名的角色是《末代皇帝》中的溥仪,因为这个角色,他曾得到

  奥斯卡首位华人颁奖嘉宾、金球奖两次提名、奥斯卡评委、金马奖特别奖得主,全球最美50人之一……

  这些,都是你所不熟悉的一个名演员的人生头衔,他在演艺圈非常出名,却在内地观众圈相当透明。

  尊龙最出名的角色是《末代皇帝》中的溥仪,因为这个角色,他曾得到奥斯卡的九项大奖。可惜,这样的成绩却没办法让他走出人生的孤独。

  尊龙出生于1952年,可生日是哪一天却没有人知道,因为他被发现时,是在一个小竹筐里,被一层单薄的破布包着,其他什么都没有。

  发现尊龙的人是一位同样穷到揭不开锅的女人,据说她是从上海移居香港,因为贫穷的生活而变得异常苛刻的一个人。

  养母将尊龙捡回家并不是因为怜悯,而是按当时香港的政策,收养弃婴者可每月领取相应的补贴。这对一个穷到无能为力的人,就是一种诱惑。

  养母为新龙取了一个非常大气的名字:吴国良,只不过,他并没因为被领养而改变孤独的本质:经常被养母虐待,几乎就是家里的一个出气筒。

  那时的尊龙很小就已经学会了隐忍与沉默,面对养母的种种虐待,他始终不会开口争辩。

  尊龙认命般地站在那里,看着养母放开他的手,看着她转身走开,始终闭口不语。最终,养母又回过身,将他带回了家。

  养母就是如此,他日尊龙出名,虽然不能爱养母如亲人,却给了她最体面的生活。

  为了减少家里的负担,尊龙小小年纪便被送去了剧社学戏,他瘦小、孤独,一副营养不良的身板,被欺负是家常便饭。

  有一次,尊龙被人打伤,伤口大却无钱就医,竟然是一个裁缝帮他用缝衣针补了8针。不要说没有麻药,只是想想那个现场,正常人根本没办法承受。

  这就是尊龙的童年,与苦难相依,与孤独相伴,靠着内心坚定不移的勇气活着,也在日复一日地打击中沉浸。

  直到18岁,尊龙遇到了一对美国夫妻,他们对这个孩子清秀、贵气的混血面孔十分喜爱,从而资助其去了美国。

  这是又一次孤独降临新世界的时刻,尊龙依旧像在竹筐里一样无助:语言不通,没有工作。为了活下去,他开始打各种短工,还逼迫自己学习英语。

  自然,最初的辛苦不言而喻,但好在有苦尽苦来之时,尊龙的长相是圈内可圈可点的,特别是在出演了《末代皇帝》之后,他被观众称为“亚洲第一美男”。

  出名是一件好事,至少让尊龙改变了贫穷的现状,至少让他不再过看人脸色的日子。

  尊龙在成名之后曾回到香港,他希望自己在祖国的怀抱里找到安慰。但事实上,他残缺的内心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幸福,也难以描摹它的样子。

  回去的第一件事便是与养母的和解,虽然他不可能真正从内心接受养母,可当看到她没了牙齿,无法咀嚼的时候,他还是无法再恨下去。

  默默地与养母相对,只是讲了几句话,便再次分开。回到酒店,尊龙发现自己竟然哭了。这个从小沉默,不知道反抗,也从不抗争的孩子,终于有了内心的感受。

  连哭这样的本能都要学习,都要在漫长的煎熬中寻找的人,其内心的苦可想而知。

  其实,尊龙到底需要什么,可能连他自己也不知道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他内心的不全是他无法找到的自己,爱这种东西于他过于奢侈了。

  据说尊龙曾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,但因为不知道如何与人相处,最后便是快刀斩乱麻。而后,他便是永远的一个人,直到今天依旧如此。

  “我很难相信别人,不敢完全去投入,去冒险”,可这样的尊龙却偏偏后来遇到了有着吹牛狂人之称的邓建国,一个将他再次推向万劫不复的人。

  当时,尊龙的名气非常大,而邓建国用几个月时间来接近他,最终获得了他的信任:

  “我不是特别会做人,我没有家,没有父母,没有名字,没有读书,没有童年,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我不大懂。”

  正因为如此,深谙人际学的邓建国给了尊龙完全不一样的世界,带他去玩,去疯,教给他如何“包装”自己。

  “在贵阳,我们快乐地唱歌跳舞,蛮野的。我从来没有那样轻松过,他影响我,我觉得特别好”,后来尊龙曾这样回忆邓建国。

  一个从小不被教如何做人的人,长大了都不知道什么是方向。尊龙想必也非常想走出自我的孤独,可惜他不知道方法。

  而邓建国带给他的短暂快乐,其实并不是真的快乐,只是让他从小就悬着的心暂时放了一下而已。为此,他欣喜异常。

  在他的影响下去作秀、炒作,却口出不逊。结果呢?尊龙很快发现,自己成为圈内口碑极差的人。

  从孤独的清高到肤浅的小丑,尊龙跟着邓建国转了一圈,结果就将自己送进了“封杀局”。

  “我作为艺人不是很成功,其实我还可以更出名,更有钱,但我很满足,我不愁吃、穿、住,我就可以不去想赚更多的钱……我真的很满足自己没有变得傲慢和贪心,没有变成一个空的壳子走来走去。”

  但这都是他无法改变的事实了吧,当与邓建国走到一起后,他的人品在圈内便被败坏完了。

  这就是一个残酷的玩笑,本以为就此入世,从而找回普通人真正的生存快乐,却将自己推入了火坑。

  尊龙终于明白过来的时候,一切都晚了,他的时代已经不去不返,而他的未来也遥不可及。

  如今,尊龙就在加拿大生活,依旧是一个人,但他为自己找到了“家人”,让自己的生活拥有了“家庭成员”。

  尊龙将自己养的狗视为家人,与它相处愉快:“我没有父母,我学会了做自己的朋友,做自己的父亲和母亲。”

  但同时,尊龙也认养了两棵老树,将它们称为祖父、祖母。经常会过去看望它们,就像晚辈探访长辈的样子。

  一个不知出处的人,活了七十岁不理解家的真正意义,将动物、植物视为家人,与他们和平共处。

  人的一生到底是什么?很难说清楚。但尊龙的一生显然很简单,一个人来一个人去,“没有来处,也没有归途”。

  或许,在他内心早已经慢慢看懂了生活的本质,只是他很难再改变,再走出自己的孤独了。这一辈子,他只能做最孤独的龙。

上一篇:新青年·上封面丨成都90后“熊猫博士”王东辉:提高大熊猫繁殖率
下一篇:亚洲第一美男及惊艳时光的尊龙晚年却过着一屋一人二狗的生活 返回>>